太莽

关关公子

首页 >> 太莽 >> 太莽最新章节(目录)
大家在看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大奉打更人 星辰变 仙道漫 太乙 西游之大道宝瓶 仙途有点长 天下第九 洪荒之混沌大帝 妖女哪里逃
太莽 关关公子 - 太莽全文阅读 - 太莽txt下载 - 太莽最新章节 - 好看的武侠仙侠小说 []

第255章 地底石室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一夜休整后,左凌泉再次动身,在漫漫黄沙中搜寻起埋骨之地。

上官灵烨依旧靠神通感知地下的情况,左凌泉前几日跟在身后,除了偶尔帮上官灵烨拍拍臀儿上的灰尘,也帮不上什么忙,此时谢秋桃来了,他便和谢秋桃走在了一起,改用最原始的法子探索。

烈日炎炎,炽热的温度让沙丘外的光线都产生了扭曲,左凌泉扛着一捆铁杆,在沙丘上行进,时而望一眼远处独自前行的身影。

谢秋桃昨天喝得有点多,一夜宿醉,到今天酒意都未完全散去,走路有点飘,边走边说着在外挖宝探秘的各项窍门,理论上说得头头是道,但从头到尾总结下来,就两个字——随缘。

左凌泉跟着东一铲子西一锄头,挖了大半天连根毛都没挖到,自然起了怀疑,开口道:

“谢姑娘,你确定你学过九宫八卦、风水相术?”

谢秋桃头戴斗笠,在沙丘上干劲儿十足的往地下插探杆,回应道:

“以前在映阳仙宫客居,学过一点,懂得不多,不过即便学会了,作用也不大。要是学过这些,就能轻易找到法宝机缘的话,那地下埋的宝贝早就被挖完了。上官姐姐那么厉害,不照样没找到吗。”

左凌泉想想也是,不再多说,继续在旁边帮忙。

沙海疆域何其辽阔,这样类似穷举的摸索之法,成功率有多大可想而知。

左凌泉和上官灵烨慢慢探查,其实心思都放在沙海深处,等待里面出现异动,其他人找到打起来,他们再过去浑水摸鱼,机会要大得多。

可惜的是,几人连续摸索了四天的时间,一无所获,唯一的消息,就是从路数遇见的散修口中,得知火镰谷那边好像有动静,几大世家都派人过去了,左凌泉便改道前往火镰谷方向,看能不能有所收获。

不过在前往火镰谷的路上的时候,倒是遇见了些比较特别的东西。

左凌泉和谢秋桃沿途摸摸挖挖,和上官灵烨保持着百余丈的距离,一起往沙海深处走。团子则化身为‘侦察鸡’,在周边飞来飞去帮着几人侦察周边情况。

上官灵烨并未指望团子办大事儿,只是让它没事儿多飞飞,免得老当走地鸡,时间一长连怎么飞都忘了。

不过没想到的是,几人走到一处古河道附近时,团子忽然兴冲冲地飞回来,落在左凌泉手中的铁杆上,用翅膀指向古河道某处:

“叽叽~”

看模样很兴奋,有点邀功的意思。

左凌泉瞧见此景,眼神自是一喜;上官灵烨发觉异动,一个闪身来到跟前,询问道:

“找到好东西了?”

“叽!”

团子点头如捣蒜。

谢秋桃眼睛里露出激动之色,望向团子所指的方向:

“我方才就觉得那里比较特别,看了好几眼,正想说来着。走过去看看……”

说着提着长杆铲子小跑了过去。

左凌泉和谢秋桃接触几天,对于‘方才就觉得特别’的话并不怀疑,因为谢秋桃几天以来,看哪儿都特别,恨不得把所见之处都挖一遍。

很快,三人来到了古河道之内。

古河道原本应该是一条入海大江,宽约两里,不过早已经干渴不知道多少年,只剩下一条漫长的凹槽。

团子飞在几人前面,落在了古河道沿岸的一块崖壁下方,翅膀指着地下:“叽~”

谢秋桃见此,便准备用铲子插进土里,察看地下的情况。

不过上官灵烨来到崖壁下,抬手制止了谢秋桃的动作:

“小心触动了阵法,我来吧。”

说着玉手轻抬,被沙粒掩埋的古河床,就化为了流质,自行左右分开,往地下延伸,三人一鸟也随之沉入了地面。

左凌泉并未疏忽大意,取出佩剑跟在身后,仔细感知周边的动静,待下沉十余丈,圆洞化为一口深井后,他慢慢发现周边的土壤有水迹,看起来沙漠下方还有暗河;而地底深处,确实传来了微不可觉的灵气波动,也不知团子是怎么感知到的。

三人持续下潜,待上方的天空已经成了一个小亮点,上官灵烨才停下了动作,面前的土壤里浮现出了古老石块,上面依稀能看到铭刻的阵纹。

谢秋桃凑到跟前瞄了眼:“这好像是锁灵阵,修士闭关必备的阵法之一,阵纹都裂开了,里面的人要么走了,要么就没了。”

开别人闭关之地是个危险活儿,上官灵烨从阵纹的烦琐程度上,察觉到在此地闭关的修士境界绝对不低,她让两人退开,脖子上的项链化为了一套黑甲裹着身上,小心翼翼破开了石墙。

呼——

石墙背后是空的,刚刚打开,千年不见天日的地底石室里,就吹出一股阴风,除此之外并无其他异样。

左凌泉取出了照明珠,丢到石室内,却见石室三丈方圆,墙壁上刻满了阵文,有一侧垮塌了。

石室的中间,坐着一具白骨,也不知在地底埋藏了多少岁月,白骨上出现了干裂的痕迹,但大体上十分完整,连坐姿都笔直,死前明显在盘坐运功。

谢秋桃瞧见此景,本来眸子里一亮,不过马上就泄气了,摇头道:

“好像有人来过了。”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石室内除了一具白骨,没有任何其他物件。

修士闭关即便不穿衣服,保命法宝等物不可能不带在身边,骸骨还在东西没了,只可能是有人捷足先登。

上官灵烨也有点失望,不过扫视几眼后,稍显狐疑的“嗯?”了一声,缓步走到骸骨旁边,看向地面的一处剑痕。

左凌泉跟着走到跟前,低头看去,地面之上有个剑孔,应该是骸骨的右手边,以前插着一把剑。

上官灵烨仔细观察剑孔内的痕迹,皱眉道:“痕迹太新,好像刚刚才拔出来不久。”她转眼扫视周边,最后停在目光停留在石室垮塌的一角,指向地面的几点乌红:

“血迹都没消失,离开最多不超过七天。”

左凌泉走进查看,果然发现了渗入地面的几个血点,他疑惑道:

“这地方密不透风,进出没有留下痕迹?”

“应该是从垮塌之处进来,倒在那里留下了血迹;但如何离开难以探查,手法很高明,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上官灵烨环视一周后,发觉没什么东西后,摇头道:

“晚了一步,可惜了,走吧。”

谢秋桃好不容易找到个宝地,被人摸过了,自然有点不舍得;来都来了,总得做点事情,她想了下,就抱着琵琶曲指轻弹,弹了一首比较悲凉的曲子,看模样像是在超度亡魂。

左凌泉和上官灵烨进别人墓穴,打扰九泉之下的亡魂,本就比较无礼,对此并未制止,待谢秋桃一曲弹完后,才合上了石室,一起返回了地面……

——

石室封闭,又陷入了千年不见天日的黑寂,仿佛永远不会有人再涉足此地。

但三人刚刚离开不久,暗无天日的石室北角,忽然响起了一道低沉的哼唱:

“嗯哼哼~……”

哼的是谢秋桃方才所弹的曲子。

慢慢地,石室内重新出现了微光,北角的石壁逐渐虚幻,一个靠在墙边上的斗笠剑客,浮现出了身影,手里握着一把古朴长剑。

剑客的面容依旧是赵渠的面容,但眼神出现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锋锐、傲气、冷血,但更多的却是故人皆成黄土,世间独留自己一人一剑的沧桑。

这世上还有记得他的人,但估计没有他认识的人了,剑客哼完一曲后,低头看向手中的长剑,开口道:

“玄武台的镇魂调,都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还没失传;那丫头,应该是谢氏一族最后的传人了。”

手中宝剑是天生的仙兵,不以生灵魂魄为器灵,有灵智但不会以人的方式思考和言语,没有回应。

剑客此时除开手里这位老朋友,没有可以交流的人,继续说道:

“那年轻小子,好重的剑气,和你相辅相成,要是成为新的剑主,来日问鼎九洲也不无可能。他若是先踏进这密室,你会改换门庭追随他,还是继续看护我这把老骨头?”

剑没有说话,也不需要说话。

世间有灵智的兵刃,对修士来说,比父母妻儿都靠得住,只要修士不死,哪怕只剩一缕残魂,手中兵刃,也会以玉碎之势,护得主人周全。

只有在剑主彻底遁入轮回后,剑才会归于沉寂,重新等待良主的出现,从无改换门庭的说法。

不过一个更适合的主人来到面前,老剑主却懒着不死,从人的角度来看,确实挺可惜的。

因此,剑客又道:

“这具平庸肉身,配不上老伙计你;既然你看上了那小子,我就去把他的肉身抢过来,咱们再去九洲大地闯上一次,你觉得如何?”

为了尽快适应新环境,夺舍搜魂为一体,剑客知晓赵渠所知晓的一切,方才大略猜出了三人的背景,才没现身。

当今世道已经再无他一席之地,各路仙尊不比他当年纵横之时弱多少,此时发问,也是觉得此举很冒险,征询一下手中唯一依仗的意见。

不过剑是杀人器,随剑主心意而动,不会发表自己的意见。

因此剑客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其实主意就已经打定了……

-----

三人回到地表,继续往火镰谷行进。

上官灵烨走在前面,依旧在沿途探查地下的情况,左凌泉和谢秋桃则没有再四处挖土,因为从方才的经历来看,他们把铁杆全连起来,也摸不到地下的石室,用探杆搜索毫无意义,还不如跟着团子走。

团子蹲在谢秋桃的掌心,黑豆似的小眼睛还盯着古河道的方向,歪着头看起来有点茫然,这副模样,被三人理解为了扑了个空所致。

谢秋桃宝贝似的捧在怀里,宠溺地摸摸头:

“没找到东西,至少找到地方了,团儿大功一件。你要是再看到周边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就叽一声,真找到好东西,你立头功,好处分一半,折算成神仙钱,全给你买好吃的。”

听见吃,团子顿时收回了心神,转眼望向谢秋桃,“叽叽!”两声,应该是在说:

“鸟鸟才不上当,奶娘说小鱼干管够,结果一个不高兴,就把鸟鸟撵出去找虫吃。”

虽然听不明白意思,但团子不乐意,几人还是看得出来。谢秋桃连忙道:

“真给你买好东西吃,你平时吃的小鱼干算什么呀,那是东海的黄鱼,都是渔场养出来的,家养的再好也没野味吃着香。真要说好吃的鱼,还得看北海的小银龙,玄武血脉的神兽都爱吃这个。”

团子眼睛亮了些,“叽?”了一声,应该是在询问真假。

上官灵烨走在旁边,柔声道:“小银龙味道确实不错,不过玉瑶洲这边不产,只能从华钧洲北方专程运过来;你真想吃我让师门弄些回来,不过事先说好,跨洲运东西,运费惊人,偶尔解馋尚可,可不能当饭吃。”

团子犹豫了下,还是点头,毕竟不能当饭吃,也比没得吃强。

谢秋桃见此,倒是笑了下:“北狩洲那边小银龙很好抓,我老家就在那边,有机会的话,我带你们过去,专程给团子捕鱼。”

北狩洲是幽萤异族门户,真要过去约等于直捣敌巢,上官灵烨对这个提议自是一笑了之。

不过左凌泉修行的愿望之一,就是走到山巅看一眼这世界的全貌,对此倒是点头道:

“以后肯定会去看看,不光是北狩洲,还有华钧洲这些地方。”

“嘻~那正好,我去过的地方可多了,到时候给左公子当向导。华钧洲比玉瑶洲大,不光是高人多,仙子也多,我认识好多个,到时候给左公子……”

谢秋桃本来想说给左凌泉介绍一下,不过发现上官灵烨微微眯眼,觉得自己可能会被队长踢出队伍,她迅速改口道:

“到时候给左公子提醒一下,别去招惹。外面的仙子都很险恶,专门蒙骗左公子这样天资过人,又侠义心肠的外来修士……”

左凌泉听起来,自是觉得这话不对劲,他偏头道:

“是吗?还有这种说法?”

谢秋桃话都出了口,自然就顺着往下说了:

“那是自然,虽然不是全部,但有些仙子就是如此,我听说过好多,某些宗门世家为了拉拢年轻俊杰,就专门让门中的绝色仙子跑去接触,也不表态,就摆出一副很欣赏你的样子。

“那些个涉世未深的年轻人,禁不起考验,觉得自己是天选之人,抱着侥幸就入门了,各种给宗门献殷勤,结果几十年都没俘获仙子的芳心,等热情磨灭放下的时候,已经入门多年,有了香火情,也不好再改换门庭了……”

左凌泉觉得这种招揽人才的方式有点儿戏,他笑道:

“小把戏罢了,这么简单的考验,我岂会经不住。”

“我觉得也是,左公子一看就是美色当前不为所动的人,比修行道那群愣头青强多了。”

“……”

左凌泉张了张嘴,本想自谦地承认,但说他美色当前不为所动,他实在没这个脸点头。

上官灵烨也是翻了个白眼,都听不下去了,正想走快一些,去前面探查一处沙丘,眉头却忽然一皱,抬眼看向了西北方向。

有说有笑的两人,察觉异样停下脚步,左凌泉跟着望向西北:

“有动静?”

上官灵烨仔细感知片刻,才御风而起快步赶往西北:

“好强的剑气,前面应该出事儿了,过去看看。”

左凌泉和谢秋桃没有迟疑,和天上的清婉招呼一声后,迅速跟了上去……

————

今天状态不好,写的不好看,所以写的不多or2!

请大家记得我们的网站:夜夜中文(m.yeyezw.com)太莽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我加载了恋爱游戏 九狼图 他怎么可能喜欢我 三伏 军婚撩人 民调局异闻录 长安第一美人 穿成被卖原女主以后 全球高武 我的老千江湖 氪金大佬的生存游戏 高危职业二师姐 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我在综艺里嗑神颜 这该死的求生欲[穿书] 到我身边来 我和你差之微毫的世界 三嫁咸鱼 都市古仙医 穿到民国吃瓜看戏
经典收藏 超神小道长 我穿越成了一宗之主 侠影恩仇记 重生之都市仙王 大乾长生 白袍总管 长生志异,开局菜市口被斩首 玄冥真解 开局朝九晚五唐三藏 长生天 我,儒剑仙,在天墉城签到三百年 我开场就无敌了 阴司 都市逍遥神 大道圣裁 混沌第四圣之剑圣 玄界之门 九品仙路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大唐捉妖司
最近更新 玄浑道章 我给功法贴词条 盖世仙尊 凌天剑神 洪主 命之途 坐忘长生 穿梭诸天之祖星升维计划 本仙在此 刀笼 妖女哪里逃 太莽 我于人间立仙朝 问剑 横推诸天从风云开始 一人得道 洪荒人祖,开局加入聊天群 大乾长生 传道从太极拳开始 最强神医混都市
太莽 关关公子 - 太莽txt下载 - 太莽最新章节 - 太莽全文阅读 - 好看的武侠仙侠小说